• <bdo id="qii4a"><samp id="qii4a"></samp></bdo><code id="qii4a"></code>
  • 订阅

    小长假,来点物质文明建设

    棉花?瓷器?材料?有没有想过这些熟视无睹自以为熟透了的东西,背后藏着无尽知识点?

    棉花?瓷器?材料?有没有想过这些熟视无睹自以为熟透了的东西,背后藏着无尽知识点?来来来,三本书让你立马知识膨胀起来。

    01 ?#30585;?#20154;的材料》

    作者:[英]马克·米奥多尼克

    出版?#32597;本?#32852;合出版公司

    出版年:2015年9月

    定价:49.80元

    马克·米奥多尼克,伦敦大学学院材料科学教授,英国皇家工程学会会士,入选《泰晤士报》“英国百大影响力科学家?#34180;?#26366;担任多部纪录片的主持人,包括英国国家广播公司第二台(BBC2)制作的《发明的天才》。

    一刀引发的机缘

    正式成了“材料迷”

    我站在地铁车厢里,身上有一道13厘米、后来被医生诊断为穿刺伤的伤口在汩汩渗血,我心想:接下来?#36855;?#20040;办?那是1985年5月的一天,我在车门关上前跳进车厢,把攻击者挡在门外,却没闪过他的一刀,背上被划了一下。伤口像遭利纸割伤一样剧痛,而我看不到伤势有多重。为了让自己分心,别去注意疼痛和鲜血流过背部的?#30343;剩?#25105;试着回想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。那?#19968;?#22312;月台上朝我走来,向我要钱。我摇头拒绝。他突然凑得很近,盯着我说他有刀,我?#26412;?#35748;为他?#30343;?#34394;张声势,就算他有刀,也一定是很小一把,才塞得进口袋里,因?#21496;?#19981;可能伤人太重。我脑中迅速浮现一计:继续跟他说话,然后趁车门关上之前把他推开,赶紧上车。有趣的是我猜对了一件事:他真的没有刀。他手上的武器?#30343;?#19968;把用胶带缠住的剃刀刀片。那一块小铁片不比邮票大,却一口气割穿了五件衣服,刺破?#19994;?#34920;皮和真皮。我后来在警局看到了那玩意儿,整个人愣傻了,如同遭催眠一样。我清楚地看见它的钢刃依然完美无缺,下午那一番折腾没有在上面留下任何刮痕。我记得后来要填笔录,爸妈焦急地坐在我身旁,不晓得我为何停笔不前。难道我忘了自己的姓名和地址?#31185;?#23454;我是在盯着第一页顶端的订书针瞧,很快确定它也是钢制的。这一小根银色金属不仅刺穿了纸面,而且干净利落,精准无比。我观察订书针的背面,发现它两端整整齐齐对折收好,把纸紧紧抱住。我后来查到世界上第一?#35759;?#20070;机是工匠?#36164;?#20026;法国国王路?#36164;?#20116;打造的,每一根针上都刻着国王的姓名缩写。谁想得到订书机竟然有皇室血统?我觉得这订书针真是“巧夺天工?#20445;?#20110;是指给父母亲看。他们两人对看一眼,面带愁容,心想这孩子一定是神经错乱了。

    我想是吧,因为?#36136;?#26174;然发生了。那一天,我正式成了“材料迷?#20445;?#32780;头一个对象就是钢。我突然对钢超?#30585;?#24863;,发现它无所不在。我在警察局做笔录时,发现圆珠笔尖是钢做的;我父亲焦急?#21364;?#26102;,钥匙圈当啷作响,那也是钢制成的;后来它还护送?#19968;?#23478;,因为包住我?#39029;?#23376;外壳的还是钢。回家坐在餐桌前,我安静地喝着母亲煮的汤。我突然停下来,发现自己正拿着一块钢片放进嘴里。这材料和我们那么亲密,我们却几乎不晓得它如此万能的诀窍。为什?#21050;?#20992;用来切割,回形针却能随意弯折?为什么金属会发亮,玻璃却是透明的?为什么几乎所有人?#32487;?#21388;混凝土而?#19981;?#38075;石?某某材料为什么外观是那样子、有那样的性质

    材料?#24618;?#20102;我们的世界

    文明时代就是材料时代

    自从那天被人刺伤之后,我几乎所有时间都沉迷在材料里。我在牛津大学攻读材料科学拿到博士,研究主题是喷气发动机用合金,接着又到全球各地最先进的实验?#19994;?#20219;材料科学家。我对材料愈来愈着迷,手边收藏的特殊材料也愈来愈多。其中有些怪得离谱,例如美国航空?#25945;?#23616;的气凝胶,成分有99.8%是气体,感觉就像固态烟雾;有些很小却重得夸张,例如要费尽千辛万苦才能从钨锰铁矿提炼铸成的钨条。这座材料馆目前位于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制成研究中心,里头收藏了上千种材料,呈现出建构我们这个世界—从住家、衣服、机器到车辆的各种原料。你可?#26434;?#23427;们重建文明,?#37096;梢杂?#23427;们毁灭世界。

    然而,我们还有一个更巨大的材料馆,里头收藏了数百万种材料,这是已知最大的材料馆,而且收藏数量一?#32972;手?#25968;增长:那就是人造物的世界。比如我?#19994;?#23627;顶。如果仔细观察,就会发现它像一份型录,列出了建构我们整个文明世界的各种材料。这些材料很重要。拿掉混凝土、玻璃、织物、金属和其余材料,我就只能光溜溜地飘在空中发抖。我们或许自认为文明,但文明绝大多数得归功于丰饶的物质。少了物质材料,我们可能很快就得和其他动物一样为了生存而搏斗。因此从这个角度看,是衣服、住宅、城市和各式各样的“东西”让我们成为人,而我们用习俗和语言让它们具有生命。因此,材料世界不仅是人类科技与文化的展现,更是人类的一部分

    从我们对文明发展阶段的划分(石器时代、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)就可以看出材料对我们而?#26434;?#22810;么根本和重要。人类社会每一个新时代都是因为一种新材料出现而促成的。?#36136;?#32500;多利亚时代的关键原料,让工程师得以充?#36136;?#29616;梦想,做出吊桥、铁路、蒸汽机和?#20107;幀?#20462;建英国大西部铁路与桥梁的伟大工程师布鲁内尔用材料?#33041;?#20102;地景,播下了现代主义的种子。20世纪常被歌颂为硅时代,是因为材料科学的突破带来了硅芯片和信息革命。但这个说法忽略了其他五花八门的崭新材质,它们同样改写了现代人的生活。建筑师运用大规模生产的结构钢和平板玻璃建起摩天大楼,创造出新的都市生活形态。产品?#22836;?#35013;设计师用塑料彻底改变了我们的住宅与穿着。聚合物制造而成的赛璐珞催生了影像文化一千年来的最大变革,也就是电影的诞生。铝合金和镍超合金让我们制造出喷气发动机,使得飞?#20889;?#27492;变得便宜,进而加速了文化互动。医用和牙科陶瓷让我们有能力重塑自己,并改写了?#22995;?#19982;老化的定义。

    构成万物的东西

    差异往往深藏在表面之下

    材料虽然遍布我们周遭,却往往面?#26448;?#31946;得出奇,隐匿在我们生活的背景中,毫不显眼,乍看很难发现它们各有特色。绝大多数金属都会散发灰色光泽,有多少人能分辨铝和钢的差别?#20811;?#26009;更是令人困惑,谁晓得聚乙烯和聚丙烯有什么差别?但更根本的问题或许是:这?#36136;?#26377;谁在乎?

    我在乎,而且我想告诉你为什么。不仅如此,既然主题是材料,是构成万物的东西,那我爱从哪里开始都可以。因此,我选了我在屋顶的照片?#32972;?#36825;本书的起点和灵感来源。我从照片中挑了10种材料,?#19968;?#25366;掘这10种材料?#32972;?#21457;明的动机,揭开其背后的材料科学之谜。更重要的是,?#19968;?#35828;明它为何重要,为何少一物便不能成世界。在发掘的过程中,我们将发现材料和人一样,差异往往深藏在表面之下,大多数人唯有靠先进的科学仪器才能?#38053;?#19968;二。因此,要了解材料的性质,我们必须跳脱人类的经验尺度,钻进物质里面。唯有进入这个微观世界,我们才能明了为何有些材料会有气味,有些则无;有些东西上千年不变,有些一?#22266;?#38451;?#22836;⒒票?#30385;;有些玻璃可以防弹,但玻璃?#31080;?#21364;一摔就碎。这趟微观之旅将揭开我?#19988;场?#34915;着、用具和珠宝背后的科学。

    就拿纤维和丝线来?#25285;?#23427;的尺寸和头发差不多,是细得肉眼几乎看不见的人造物,我们可?#26434;?#23427;来制造绳索、毛毯、地毯和最重要的东西:衣服。我们身上穿的牛仔裤和所有衣服都是微型编织结构,而许多结构的式样比英国的巨石阵还古老。但衣服也是高技术产品,20世?#22836;?#26126;的强韧的纤维,让我们可以制作太空衣保护登陆月球的?#25945;煸保?#36824;有坚固的纤维可以制造义肢。至于我,我很开心有人发明了一种名?#23567;?#20975;芙拉”的高强度合成纤维,可以制作防刀刺的内衣。简而言之,材料科学的基本概念就是:看不见的微观世界若有变化,那么在人的尺度之中,物质行为也会跟着改变。

    ?02 《棉的全球史》

    作者:[意]乔吉奥·?#26032;?p>出版社:上海人民出版社

    出版日期:2018年1月1日

    定价:88.00元

    乔吉奥·?#26032;?#26159;英国华威大学的全球史教授,著?#23567;?#36807;去的脚步》,曾于2010年获得菲利普·利华休姆奖。

    “野树上长出的羊毛”

    棉花走向全球

    14世纪英国作家、旅行?#20197;己病?#26364;德维尔爵士罕有地提到了1320年代他在所谓的亚洲旅行中确实可信的观察所得。在《曼德维尔游记》(The Travels of Sir John Mandeville)中,他告诉他的读者,印度长有一?#21046;?#26641;,枝头上结着小羊羔。那些枝条十分柔软,可以弯下来让饿了的小羊羔进?#22330;?#20182;描写的是棉花树,而其插图成为东方奇观之一。那时的?#20998;?#20154;知道棉纺织品,也已经从近东获得了原棉,但很少有人亲眼见过棉铃。?#20998;?#20154;并?#30343;?#21807;一不熟悉棉花的人。在16世纪之前,日本也几乎无人见过棉花这种植物,尽管当时日本人已经是棉纺织品的热心消费者。16世纪?#24230;?#26412;历史年表?#20998;?#35762;到,一个说中国话的年轻人,从东南亚来到日本,第一次试图将棉花引进日本却?#20197;?#22833;败。在公元799年的夏天,他乘着一艘小船被冲到岸上。据说是他带来了棉花种子。种子被洗净、浸泡,播种在日本国内不同的地方。然而,却没能长出植物。日本人不得不又等了好几百年,才最终成功引进棉花栽培。

    英国和日本分别在19世纪和20世纪成为棉纺织品在全球的主要生产国,这样的事实使得以上两个?#36866;?#23588;其令人心酸。不过,直到18世纪晚期,人们?#26434;?#26825;和棉花栽培的知识都非常有限。曼德维尔称棉花是印度特有之物是没错的,而通过把棉铃描绘成小羊羔的形状,他不仅将印度棉布的使用功能和性质等同于英国羊毛,而且他还认为,正如羊毛之于?#20998;蓿?#21360;度的财富和富有,与它具有全球其他地方所没有的一种原料是紧密相关的。曼德维尔是否正确:印度生产棉纺织品的优势,源于对棉花这种植物的知识、它的早期种植和商业用途,是?#30343;?#26524;真如此?本章认为,在?#36153;?#38750;大陆“旧棉纺织体系”中,拥有本土原材料,是竞争性产业发展的根?#23613;?#19981;过,当进入现代早期之后,这一规则就不再有那么强的约束力了。其次,棉花栽培?#25237;?#36825;种纤维的有效利用,并?#30343;?#21360;度的特权,我所定义的“第一次棉纺织革命”时期,棉花栽培向全球不同地区的传播已经出现。

    棉的传播

    棉栽培在古代的传播非常有限

    学者们提出,棉花发源于印度,最早的种植出现在公元前3200年的印度河流域。在约公元前2600年至1900年的古印度河流域文明“摩亨佐-达罗?#20445;?#24847;为?#20843;?#19992;?#20445;?#22478;中,发现有织物的残片,包括以一?#38047;?#26641;棉有密切关系的植物的棉花所制造的各种织物。到公元前600年,棉花开始在美索不达米亚买卖,于公元前4世纪进入?#20998;蕖?#22312;?#20998;蓿?#36825;种植物没能?#19994;?#36866;宜的环?#24120;?#20854;栽培一直受到限制。尽管有一些棉布进入了罗马,它们却很可能是非常稀罕的织物。有不少罗马作家在谈论近东的古怪之处时,都提到了有一?#32440;?#20316;“棉”的怪东西。在罗马人的世界里,棉似乎是一种离奇的材料,不仅仅因为它天然柔软而轻薄,而?#19968;?#22240;为长出棉的树?#37202;?#20026;古怪。希罗多德(Herodotus)曾有记叙,波斯国王薛西斯麾下侵略希腊的军队,?#21363;?#30528;“野树上长的羊毛”做成的衣服,“漂亮和质地?#23545;?#36229;过羊身上的羊毛?#34180;?/p>

    这样的文字,证明棉栽培在古代的传播非常有限。在公元进入第二个千年之前,中国也几乎对棉树一无所知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为什么棉花栽培花了那么长的时间才移植到气候条件适宜的地区?#30475;?#26696;在于,这不仅仅是移植栽培的问题。不同的生态环境对棉的接受,必须伴随着足够的?#26434;?#23427;的可能用?#23613;?#33021;够成功种植条件的知识的传递。公元800年至1000年,伴随着农艺知识的传递,棉花成功地渗透到中国、中东?#22836;?#27954;的农业体系当?#23567;?#36825;一过程被琳达·谢弗定义为“南方化?#20445;?#20063;就是?#25285;?#21407;材料(包括棉花)的传播,把南亚的工艺和技术传到亚洲其他地区,最终传遍全球。这样的一种过程,取决于接受的地区学习加工这种原材料的适用技术和工艺,及将其应用于实践的能力。

    棉花在古代已经走了出去,它的栽培很可能在前?#20102;?#20848;时代就已经进入波斯湾、阿拉伯半岛、埃塞俄比亚、努比亚和上埃及,并到达地中海地区。到10世纪,它的踪迹出现在?#20102;?#20848;国?#19994;?#24456;多地方:在中世纪早期,?#26448;?#25176;利亚、波斯和叙利亚的一些地区,?#23478;杂?#36136;棉花闻名遐迩。自小?#31373;?#20122;和北非,棉花传播到希腊、塞浦路斯、爱琴海群岛、南意大利和南西班牙。这些是?#20998;?#20165;有的能够成功生长棉花的地区,之后,现代早期的“小冰河时期?#20445;?#23548;致?#20998;?#22823;陆大部分地区的气候不再适合棉花栽培。棉花的种植同样向东延伸,在公元1世纪或2世纪进入印度尼西亚,并在公元4世纪由哀牢?#22885;?#22839;”带到伊洛瓦底江(Irrawaddy River)沿岸。不过,棉花的栽培和加工直到7世纪才传到中国。

    棉花栽培在中国的传播

    最初它仅仅被当作观赏植物

    就像在?#20998;?#30340;寒冷环?#25345;?#26825;花无法生长一样,在马来半岛、婆罗洲和苏门答腊的?#21364;?#27668;候中,棉花也很难栽培。这样的年代顺序揭示出,?#20102;?#20848;的扩张,或许对亚洲、非洲和?#20998;?#20043;间的农艺知识传播起到了重要作用。在公元10世纪左右,棉花栽培进入撒哈拉?#38405;?#38750;洲和南欧这两个地方。棉花向东的传播,得益于将撒马尔?#20445;?#20170;乌兹别克?#22266;?#22659;内)、阿尔泰和?#38378;?#21488;勒苏木(今?#26194;?#22659;内)相连的丝绸之路,与自中国向中亚的商品销售反方向而?#23567;?#22312;公元6至7世纪,棉花进入今中国新疆境内的吐鲁番地区,不过最初它仅仅被当作观赏植物。据我们所知,到9世纪,一年生的棉花品种(“白迭?#20445;?#22312;这一地区已有栽培,而到唐代末年,棉花栽培在福建已广为传播。在第一个千年之末,还有一种多年生的棉花(树棉)借另一条路进入中国,这是一条经过中国云南地区的印度支那和海南岛的南线。经过泰国和越南(公元7世纪棉花已进入该地区),棉花栽培到达东南亚、缅甸中部、柬?#33402;?#19996;爪哇、巴厘岛、松巴哇岛、?#32426;ǎ?#20197;及?#32420;?#25289;威西岛的东南部。

    为什么花了那么长的时间(就算不足1000年也有好几个世纪)棉花才遍布?#36153;?#38750;大陆的温带地区?显然,通过宗教(?#20102;?#20848;)和贸易(丝绸之路)而紧密维系的结构,促进了农艺知识的传播。然而,?#20064;?#20063;处处存在,首先就是基因。或许最容易移植的是多年生棉株,不过,这正好显示出棉花广为传播的主要局限,因为一年生品种(“Gossypium Herbaceum?#20445;?#33609;棉)有更大的潜力在较冷的地方长成。中国正是如此,在一年生品种发展起来之后,棉花栽培才得以向北传播,于12世纪成为长江下游地区的重要作物。

    棉花栽培在中国元、明时期的传播,显示出另一种重要?#20064;?#30340;存在。在它被接受之初,并没有伴随任何大规模的棉加工和生产的发展。棉花的纤维,较苎麻和亚麻短,因此纺纱和织布都需要更换工具,这一过程花去了两三百年。一直到13世纪,棉纺织生产和棉花栽培才成为中国农村的两大常见行业。

    03 《青花瓷的?#36866;攏?#20013;国瓷的时代》

    作者:[美]罗伯特·?#20381;?p>出版:海南出版社

    出版年:2015年1月

    定价:68.00元

    罗伯特·?#20381;祝?#32654;国阿肯色大学历?#36153;?#25945;授,著?#23567;?#25991;?#23853;?#20852;时期的威尼斯政治》?#27573;?#22256;中的威尼斯:1494至1534年间意大利战争期的政治与外交》等。

    18世纪的景德镇

    殷弘绪的作为显然未负所望

    18世?#36879;?#25289;开序幕,法国人殷弘绪在中国东南的江西省设立了一处教堂,地点是昌江畔的制瓷重镇景德镇。这名法国耶稣会新派来的会士,1698年在广州登岸时35岁。

    接下来40年间,陆续约有50位耶稣会士与殷弘绪在中国共事,他?#30343;?#20854;中最出色也?#30343;亲?#24341;人争议的一?#20445;?#21487;是他独有一股旺盛的好奇心,?#19981;短?#31350;罕见事物,而且擅长过滤并整理资料。派驻景德镇20多年之后,殷弘绪奉命主持法国在?#26412;?#30340;传教事务。期间,他译介了多种有关中国医药、币制与?#22995;?#30340;著述,还寄?#36879;?#31181;报告回国,描述养?#29616;?#27861;、丝质及纸质人造花的工艺、合成珍珠的制作、天花疫苗的接?#22336;?#27835;,以?#23433;?#21494;、人参和竹子的栽植。耶稣会士都是饱学之士,耶稣会?#36130;?#24453;他们深入接触派驻国的当地文化,殷弘绪的作为显然未负所望。

    1712至1722年10年之间,殷弘绪写过多封长信,向中印传道事务部的司库欧里汇报制瓷方法。这些信函很快就收入《耶稣会士中国益?#30631;?#38395;书简》,全书34卷,是第一部可供?#20998;?#20154;广?#21917;?#24471;中国相关知识的巨著。这份资料后来?#36136;?#20837;《中华帝国全志》,作者赫德曾任路?#36164;?#22235;的专职司铎?#29615;?#23572;泰和其他多位哲学家大力推崇中国,就是深受此书影响。?#19994;?#32599;编著的巨著《百科全书》,?#20174;?#20102;整个启?#20260;?#24819;的缩影,但是他写到瓷器时也认为自己再怎么写,都不如直接引用殷弘绪。殷弘绪之所以得到如此重视并发挥相当影响,正是因为他的景德镇书信,又称?#24230;?#24030;书简》,为西方国家首度提供了?#26085;?#30830;又全面的报道,为?#20998;?#20154;带来希望——终于,可以破解他们苦寻多个世纪的中国制瓷秘方了。

    展阅殷弘绪?#24230;?#24030;书简》,读者获得的知识不仅限于黏土、釉药和窑炉的相关技术细节,他笔下还勾勒出这座天下第一瓷都忙碌熙攘的气氛,呈现了中国地方省份及其城镇工匠人口的生活景象。在景德镇,殷弘绪记载,四面八方都是挑夫试?#25216;?#36807;街头的呼?#24515;藕埃?#26469;自帝国各个角落的商?#38047;?#20837;巷弄和库房,同日?#23613;?#19996;南亚和?#20998;?#26469;的外国贸易商摩肩擦踵。夜晚进入景德镇的景象则?#36335;?#26126;月临照全城,火光处处,整座城宛如巨大火炉

    景德镇位于昌江?#24076;?#27743;水流自江西东北与?#19981;崭?#37051;为界的北面?#35282;?#27700;出深?#22771;脱?#27969;势减缓之处,正是景德镇所在位置,在这里?#29992;?#21464;宽,水深变?#24120;?#34623;蜒为一道5公里长的曲折河?#21462;?#20960;十条支流涌入谷地,奔流的冲击带动了水车、铁碓,?#27809;?#23721;块变为碎土,成为制陶的原料。

    3亿件中国瓷

    已经使用大量的生产工序

    殷弘绪抵达景德镇之时,它是全球最大的工业复合生产区。3000座窑密布全镇,凌?#19994;?#25380;在四周坡地。

    殷弘绪的任务有二:一是在陶工中传教得到信徒,二是打探制瓷的秘密。两项任务他?#23478;?#20999;希望成功。全球各国都在仿造中国瓷器,不仅仅是路?#36164;?#22235;治下的法兰西而?#36873;?/p>

    殷弘绪写道,有些教友以揉土为生,“但这是份极苦的差事。这些基督徒往往没法来教堂,除非?#19994;?#20154;替代,否则不能请假。因为揉土中断,其他工人都得停下来空等。”然而揉土?#30343;侵?#22810;步骤中的一项,相互之间有密切的整体协调搭配。早在现代机器及生产线来到之前,景德镇就已经使用大量的生产工序。殷弘绪表示,因为“景德镇一地,独挑运销瓷器到全世界之大梁?#20445;?#22240;此这类高效率的生产技术非常必要。亚当·斯密?#26434;?#36825;样的生产关系想来也不会意外。亚当·斯密见过爱丁堡和巴黎人家大?#24555;?#32768;摆设的中国瓷,对此相当熟悉,亦曾清楚解说远销商品的生产经济法则。他在《国富论?#20998;?#21517;的第三章中指出,市场愈扩张,商品生产分工就愈?#28014;?#24191;州及各处口岸的?#33014;?#21830;人下了巨量订单;合作式的过程、专门性的技术、标准化的制程,是景德镇得以快速因应这些需求的唯一方法。

    1600年左右,有位佛罗伦萨商人卡勒蒂对他在澳门看到的中国瓷器大表惊奇:“数量之巨,可?#22885;?#25972;批船队,更别说整艘船了。”甚至早在16世纪初抵达中国之前,葡萄牙?#21496;?#24050;固定在印度转口装船,一次载运瓷器高达6万件。一旦与中国建立直?#29992;?#26131;关系之后,?#20811;?#33337;装上20万件瓷器更成常态。公元1600至1700年之间,荷属东印度公司每年由中国运出60万件瓷器,其中20%销往?#20998;蕖?#33655;兰人还在台湾?#36130;?#35774;?#31859;烁郟?#22312;那里储存了90万件左?#19994;謀富酢?#33521;属印度公司也不遑多让,在伦敦仓库储放了大?#30475;?#36135;。荷属东印度公司旗下某艘船,1700年1年之内运了15万件;10年之后,一艘英属东印度公司的船只,载走高达40吨(约等于50万件)瓷器。根据当年一份销货单显示,1732年某艘瑞典商船一口气运了49.9061万件中国瓷回航。另一艘瑞典船“歌德堡号”更厉害,1745年装了70万件,连同丝绸、茶叶、藤器、珠母贝和香料等,来回航期足足两年,全程4万公里,却不幸在?#29238;?#27468;德堡近在眼前的距离处沉没。全部加起来,从葡萄牙人来华算起,3个世纪内共有3亿件中国瓷在?#20998;?#30331;岸;另外还有巨额瓷器销往东亚及东南亚各地。300年间,中国瓷器外销?#36153;?#27599;年合计高达300万件。

    创意、灵便的经营策略

    变因来自外在世界

    大量生产同样是供应国内商家以及?#26412;?#24481;用品大批委制的不二法则。后者的订单包括餐具及祭器,形制、色彩要求繁多。明代的宣德皇帝最为惊人,连年订制40万件;万历皇帝虽然每年只需10万件,对陶工来说仍是沉重的负担,因此?#32929;?#36733;道。18世纪初期,地方上每年还得另外向京里进呈5万件杯盘碗碟。此外,皇帝也经常下单订制类似数量,?#23436;?#20013;国视为海外属国的国主、头目。

    大约有300座窑荣获官方?#20184;ǎ?#20197;供应皇帝所需;若?#26412;?#26469;的需求超过官窑供应能力,有时也会征用民窑搭烧。天子派出宦官督办窑务,共分24个部门,指挥50位师傅和350余名陶工。赣北老百姓?#26696;?#27785;重,以支付设窑、购料、工钱、运费等多项成?#23613;?#23448;窑质量标准极高,有时几近苛虐。?#25581;?#23462;官认为不合皇家规格的出品,据说全部打碎并埋入土,以防凡夫俗子之手玷污。事实上,监办者私下在国内市场盗卖的不知凡几,虽然若经查获必遭严办。有些收藏鉴赏行家却偏好民窑出品,因为更能发挥创意和想象力。

    不过官窑只占景德镇全部窑厂一小部分。虽然?#25377;?#20998;官窑民窑,各式手工业者?#24613;?#39035;加入行会,接受雇?#37117;?#29983;活的监?#28966;?#29702;;但多数民窑的陶工事实上可以避开政府管控,靠自己的技术及勤勉,满足民间?#31361;?#30340;需求。

    市场广?#20960;?#22320;、要求形形色色,促使景德镇工匠培养出求新求变的创作心态。精湛的?#23478;?#21644;灵活度,也是这座瓷都?#27604;?#25152;?#25377;?#21487;或缺的要项,重要性不亚于标准化的大量生产。这?#25351;?#24230;的调适能力极不寻常,因为小农社会的陶匠性格向来以保守闻名:他们的原料产自当地,他们的工作内容重复不变,他们的行为受当地习?#33258;?#26463;,他们服务的对象是个别隔离的市场。陶匠往往坚守老方法,持续生产一成不变的器皿。

    然而,景德镇却呈鲜明对比。由于必须满足远地的市场需求,因此鼓励了创意、灵变的经营策略,迫?#22266;?#21280;突破固守的阵地。

   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
    未经许可不?#31859;?#36733;或翻译
    未登录用户
    全部评论0
    到?#26700;?/span>
    青海11选5任选五走势图
  • <bdo id="qii4a"><samp id="qii4a"></samp></bdo><code id="qii4a"></code>
  • <bdo id="qii4a"><samp id="qii4a"></samp></bdo><code id="qii4a"></code>